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专题报道
课题研究
征税互动
税史钩沉
专家专栏
征文选编
休闲随笔
税收往事
新闻检索
首页 > 税收往事 > 正文
“种菜运动”度灾荒
来源: 作者: 赵致平


    1961年10月,俺们这伙40余名应届高中毕业生分配到济南市税务局工作,后来改为“济南市财政局”。俺先后在税收二科、计会科当学员,一年后转正。由于年龄不大,业务不熟,还不能独当一面,就协助老同志抄抄写写,统计统计报表,转发转发公文,再就是跟老同志下下分局了解一些税收、征管方面的问题,科里的老同志都拿俺当小孩子,局里就留老(了)俺俩、仨人,其他学员都安排到分局当专管员气(去)咧!
    这一年是国家严重自然灾害“低标准、瓜菜代”的最后一年,老百姓少吃缺穿,买么都是凭证凭票,机关工作人员每月供应26斤粮食,其中面粉只有3斤,其他都是棒子(玉米)面子、地瓜面子和地瓜干子,因为营养不良,很多人都得(dei)了水肿病,腿上肿的梯亮(光亮),使(用)手一摁一个窝,俺那时刚参加工作,月工资才25元,转正后为35.5元,有的同志是31.5元。
      鉴于憎么(这么)个情况,根据上级的指示和要求,俺们要组织机关大院的干部自力更生,开荒种菜种地,节衣缩食,抗灾救灾,边工作边生产,既保障了机关自身需要,又全力支持了国家建设。当时,我们的“基地”分两块,一块在市政府大院,一块在西郊南吴家堡大坝这个起处(地方)。第一块种菜基地是在市府大院,市政府大院内绿树成荫,环境优美,但院内的道路两旁仍是土路,坑坑洼洼的,我们便利用办公楼前后周边空闲地,寸土不空,见缝插针,开展了“种菜运动”,种的品种楞多,有脆萝卜儿、红萝卜、大白菜、小白菜儿、菠菜等。为了不影响工作,大家都是利用礼拜天(星期日)及工作日的早勤(早上)、晌午头子(中午)或吃了宏上饭(晚饭)后,掺扩(空)如忙地(一有时间)进行种菜,及时进行清苗、锄草、打药等田间管理。
     市局另外一个劳动基地,那就是在西郊吴家堡了。我记得紧挨着一个大坝,离局机关足有二十里远,在那里种些应季粮食蔬菜,如小麦、地瓜、青红萝卜等。科里的同志轮流每周去一次劳动,我们这几个新同志年轻,安排去多干几天,我们都抢制(着)去,多干点活,木(没)有什么坏处,俺打心眼尼(里)楞恣。去吴家堡基地劳动,没有什么先进的交通工具,全靠自家的旧“永久”、破“飞鸽”及大飞轮 “金鹿”自行车,有时骑到半路上放了“炮”,想找到补带的地处(地方),那可就忒难咧!推着走老远找不到修车的地处(地方),不像现在,修车的个体户楞多,忒方便咧。每个同志发一个席加子(角儿)草帽,是竹青子或高粱杆皮编的,大家都叫它“八角草帽”,用白鞋带子季(系)在下巴壳子底下。干活劳动,割麦子,遮风挡雨、防太阳,满脸的汗珠子,戴上这个席加子草帽,干起活来挺凉快的。大家你说我笑,一切愁事、难事、生活中的琐碎事都忘咧!真像是俺青少年时代在济南五中上初中时,音乐老师教俺唱的一曲歌词:“高粱红脸笑,谷穗迎风摇,田野里一片歌声一片欢笑。老社员带制(着)我们下了地,大伙学习劳动的劲头高。你学种地扶犁耙,我学养猪喂鸡鸭……”心里那个恣啊,就别提咧!
     那么,大伙中午吃么(什么)呢?很简单—吃头(主食)是自带的干粮,就头(菜)就是一块咸菜,喝头就是基地给烧的白开水,开水喝不上时,就干咂(干吃),时胡(时间)一长,还带点撕挠(发霉)味儿,有的干粮都拉丝儿咧。吃的干粮不是现在的大白馍馍(馒头)、油酥烧饼,也更木(没)有火腿、酱鸡蛋、香肠等好吃的。那时胡(时候)每人一个月才3斤面,这3斤面只在逢年过节或来客(kei)时包顿包子(水饺)吃,哪有憎么(这么)多细粮蒸大白馍馍吃啊!当时的口号是“低标准、瓜菜代”,按照计划分段用粮,忙时多吃,闲时少吃,提倡多吃蔬菜和野菜,粮菜混吃。在劳动时,中午带的干粮大多数是些菜窝窝头,是用棒子(玉米)面子或地瓜面子与拾(拣)来的老白菜叶子、老帮子或树叶子揣在一起的,有的时候带上几个菜团子,济南人叫捂包包(粗粮当皮,粗菜当馅攥成的大包子)。带的咸菜,是自己腌的大白水萝卜,吃到嘴里崩脆,齁咸。那时胡(时候)么玩意都是好的,老百姓怕瞎了(浪费了)东西。还有一种咸菜是用萝卜皮、萝卜巴子、萝卜顶子、萝卜缨子、老白菜帮子、白菜叶子等,放上点盐,用手卤一卤,滴上几滴香油,水郎步几(水分大不好吃)木(没)滋拉味的,济南人都叫它现吃现腌的“爆盐咸菜”。这些是下干粮的“佳肴”。老济南人有句顺口溜:东南关里穷人多,家家都有咸菜锅。
      轮到自己参加劳动的那天,上毛早勤(一大早)骑上自行车就出发上路咧,二十里地的路程不算近啊,大约一小时的时间就到咧!有些使的慌(累了),歇歇后就开始干活咧。那时仗制(因为)年轻,干起活来不知什么叫累,锄地拔草,挑水浇水,忙个不停像个老农民一样晌午吃饭,过晌午再继续干下去。骑着车子到家时,已经煞天地黑了(晚上了)。在劳动中,我们科里的一些老前辈、老同志、老大哥、老大姐们,他们年纪虽大,但不怕苦不怕累,无私奉献,发挥出的艰苦奋斗精神,永远鼓舞激励着俺。五十多年前的事至今俺还记得很逡(清)楚。
     一分耕耘,一分收成;几分耕耘,几分收成。收获的季节到了,根据上级要求,由各单位自己分配,有效解决了供给不足的问题。
     据我回忆,当年机关出车到“基地”将“收获”运回单位,带着丰收的喜悦,人人心里楞恣楞恣的。有一次分了30斤麦子,还有不少的地瓜、萝卜等,因一时难以带回家,就埋在了办公楼的墙根里,零零碎碎地带回家。我曾经用自行车带了些红萝卜送给了我的一个在银行工作的同学,同学母亲含着泪水激动地说:“在大灾大难之中,给了俺些胡萝卜,救了俺的命,俺一辈子也忘不了你。”五十多年个气(过去)咧,至今我们两家子走动的挺好。提起此事,他还是净对俺说些感激的话。直到头会子(前些时候),他母亲辞世时还说:“咱可别忘老(了)人家”。
    到1962年底,随着国民经济的逐渐恢复发展,全国性的大规模生产救灾运动基本结束,经过全国上下的共同努力,最终度过了最严重的三年困难时期。

打印】 【关闭

 热点推荐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四):绍兴会议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之一)
· 一支精英荟萃的队伍
· 在那“上山下乡”的激情岁月……
· 他给家乡留记忆
· 在楞不平常的年头干上了税务
· 难忘的艰苦奋斗本色
· 护税见闻二则
 热点导读
· 一份未发出文件的“述说”
· 税改以来我经历的那些事儿
· 护税见闻二则
· 在楞不平常的年头干上了税务
· “种菜运动”度灾荒
· 一支精英荟萃的队伍
· 难忘的艰苦奋斗本色
· 从《管子》里寻找中国古典税收思想
 相关信息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五):武夷山论剑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四):绍兴会议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之一)
· “文革”伊始的所见所闻
· 一支精英荟萃的队伍
· 在那“上山下乡”的激情岁月……
· 他给家乡留记忆
· 在楞不平常的年头干上了税务
-------------------------------------------------------------------------------------------------------------------------------------------------------------
版权所有:济南市税务学会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经七路6号 电话:0531-87037560 邮箱:jinanswxh@163.com
鲁ICP备10003153号 技术支持:秋阳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