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专题报道
课题研究
征税互动
税史钩沉
专家专栏
征文选编
休闲随笔
税收往事
新闻检索
首页 > 税收往事 > 正文
在那“上山下乡”的激情岁月……
来源: 作者:赵致平


     时光荏苒,曾经懵懵懂懂的我已两鬓斑白,开始怀念过去,回味以前。
     俺这尼(里)说的是1968年疏散人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那一档子事儿。
      这年12月22日,毛主席向全国人民发出了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的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的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这位伟人还教导我们: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紧接制(着)人民日报刊登老(了)《我们也有一双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报道,希望广大知识青年和脱离劳动、木(没)有工作的城镇居民到农村生产第一线去,从而全国掀起了一个轰轰烈烈、家喻户晓、老少皆知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热潮。
      一眨古眼的功夫(时间很快),47载个气(过去)咧!这些语录俺还一字不漏背诵得滚瓜烂熟(非常熟非常清楚)呢。到了第二年,也就是1969年,是全国性的上山下乡运动最为波澜壮阔的一年,每座城市、每所学校、每条街道、每个家庭都身不由己地被卷入老(了)这股大潮。
      那个时胡(候),俺还正在历下税务局工作。文化大革命初期,叫“红卫区财税工商管理组”,说白了吧,就是在红卫区革命委员会(现在叫区政府)领导下成立的由工商、税务、财政组成的机构,叫“财税工商管理组”,咱们税务局人事上归区革委管理。区革委从下属各单位抽调人员成立了“红卫区上山下乡办公室”,地点设在区劳动科,办公室主任是柯德惠同志,后由任区劳动科长的张延君同志兼任办公室主任,是个临时机构。局里抽调老(了)李仲远、王守中、高绪英和我,还有区教育科顾俊华同志(曾任县学街小学校长)等四人代表区上山下乡办公室常驻红旗分社(文革后期改为正觉寺街道办事处)。可惜这些同志都已辞世多年咧!想起四十年前在一起工作、战斗的情景,俺楞(十分)想念这些老同事、老大哥、老大姐、怀念那些旧闻、老事、故人。常常回忆起正觉寺街道办事处李惠芬、崔福海、刘培真等同志和我们在一起工作的日子。那年俺26岁,和送的知青相比,大差不了几岁。
      正觉寺街道办事处分管上山下乡工作的刘洪源副主任待人热情、为人憨厚、不善言谈,除必要会议外,就和我们一堆(一起)深入到各居委会(现在叫社区咧!)挨户走访摸底,哪家有知识青年,哪家有闲散劳力,哪家有 ……因为赶任务,白家(白天)找不到人,俺们就趁哄航(晚上),甚至半宿拉夜(半夜)地气(去)敲人家的大门,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开展“地毯式”的调查摸底。当时,由居委会领制(着)俺走大街、串小巷,挨门挨户、一户不落地登记成册,根据上级要求的标准,确定知青上山下乡对象,待区革委会批准后,再进行动员。
      这尼(里)需要说的是,那时大部分知识青年家庭出身好,根红苗旺,木(没)疤木(没)麻。他们怀着对党对毛主席的无限忠诚,响应号召,“满腔热血”投入到这场运动中去,“满怀豪情下农村”、“紧跟统帅毛主席,广阔天地表忠心”。据我回忆,南关南圩子门外有个知青叫刘某某,出身贫农,上学期间表现好,原籍是仲宫镇突泉村的。他几次找到办事处报名,要求回乡参加农业劳动,思想上是愉快的、真实的,我们便批准了他的要。经过政审、查体合格后,区上山下乡办公室核准,由办事处出车,敲锣打鼓地把他送到了南部山区仲宫突泉老家。他回家后还给办事处送来了感谢信,感谢党、感谢毛主席,确实做到了“四满意”,即政府满意、家长满意、知青满意、社员满意。但是,也有许多城市居民被举家“动员”,离开城市迁往偏远农村的。这些人的家庭都有所谓的“背景”,有“黑疙碴儿”可揭,有小辫子可拽(抓)。当时这伙人被人们议论为“不是为制(着)么,就是图点么”(目的不纯)的人,有的是所谓的“黑五类”“臭老九”等家庭及后代(即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动员这些人上山下乡,目的是为了么呢?听说是为了拔掉埋在毛主席身边的“定时炸弹”,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当时叫“遣返”。当时在济南的火车站、汽车站、泺口码头,隔三差五地就挤满了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和送行的邻森百家(亲朋好友)。送别现场,锣鼓喧天,慷慨激昂,口号阵阵,气势如海闹潮。
      红卫区革委也在皇亭体育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欢送上山下乡人员大会,一辆辆清一色的解放牌大卡车从皇亭体育场开出来,车上有有单独送知青的,也有一满家子(全家)遣返回乡的。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同在一令(辆)解放牌大卡车上,有戴着光荣花,一手拿“红宝书”上山下乡的知青,也有脖子上挂着牌子,上写“某某某反革命分子”“某某某地主分子”等。带光荣花的在车厢前站着,挂牌子的在车厢后面蹲着。一令(辆)车上有“亲密”朋友,也有“阶级”敌人,这个安排法你说赛(好)吧!这是唱得(dei)哪一出呢?
      当时,还传颂制(着)一段《胖大姐遣送“母老虎”的故事》,说的是南关券门巷一带有个遣返对象张某某,老家是山东宁津的,街面上群众都叫她“母老虎”。外表看这位女的长得不像“母老虎”的样子,楞(很)老实,但群众为什么叫她“母老虎”,那就不知道为制(着)么咧!那天从皇亭开完欢送大会,她便坐到解放牌汽车上,由办公室高绪英同志负责把她“送回”老家宁津。当汽车开上泺口摆渡船时,“母老虎”突然翻白眼,浑身打哆嗦,躺在车厢尼(里)不愿走了。当时幸亏有医生跟着。医生说,给她从脚上扎一针吧。“母老虎”一听,呗儿的一声(很快)坐了起来,咋呼制(着)(大声说):“俺好咧!别扎咧!”因为负责遣送她的高绪英长有些“福态”,回局后又经常述说那段故事,打(从)那,俺们一见面,就传颂制(着)胖大姐迁送“母老虎”的故事,大家听了哈哈一笑算完。这事现在说来,拿制(着)当笑话说,但在那“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月里,可算是个大事啊!
      那时胡(时候),俺还在历下区东华街住呢。邻森(邻居)百家中,有一姓徐的老先生,当时已七十多岁咧,是济南市一家大药店的账房先生,街面上和老少爷们处得关系楞好,见面都愿意给他“啦”上几句,都徐大爷长、徐大爷短地叫他,但也被戴上“资本家”的帽子举家遣返到原籍。同在一令(辆)车上的有挂着“反动资本家”徐大爷老两口儿,还有戴制(着)“上山下乡光荣”、手捧“红宝书”的几个子女,一并安置回老家。送走的那天,邻森家(邻居)都各自在自家的大门口暗暗相望,也有的个别街坊家(邻居)上去搭讪两句。七八年后,落实政策,全家又回到老(了)济南,子女重新安排工作,徐大爷光荣退休。因为是个热心肠、闲不住的人,在街面上(街坊邻居)落得不孬(群众关系很好),大家都选他当了个街道小组长。负责开群众大会时下下通知,带头发发言。平时帮制(着)派出所收收户口本,帮制(着)粮店敛敛购粮本。那时,粮食政策时常变化,经常调整定量,由于牵扯到吃饭用粮,所以时不常地敛了发发了敛。敛购粮本可不是个轻活络,纸袼褙(硬纸板)的皮儿一本楞沉,敛起来就一大摞,上了年纪走路都困难,就别说上各家各户敛本送本咧!老人一直忙和(忙活)到高龄去世,大家都很怀念他。
      “上山下乡”知青中,大部分是到农村“插队落户”的,但还有一部分参加“生产建设兵团”,虽然也是“务农”,他们过得却是准军事化生活,这与“插队知青”有很大不同。“上山下乡”运动前期,全国各地组建了许多“生产建设兵团”,有一大批“知青”到这些“生产建设兵团”参加“屯垦”。“生产建设兵团”虽有“屯垦”的功能,但不是正规军队,它同时兼具城市失业青年就业和备战的目的。1968年底,中苏关系闹得楞僵(对立),毛主席向全国发出了“全民皆兵”“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备战备荒为人民”“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等一系列关于备战的指示,城市尼(里)开始修建防空洞,沿海地区不少军工企业纷纷西迁。正是在这样背景下,各地组建了以知青为主要成员的大量的“生产建设兵团”,从1969年初到1970年,据我所知全国共有12个“生产建设兵团”及3个农垦师。
      到老(了)1970年的三四月份,我们几个“临时工”(抽调人员)仍在红卫(历下)区“上山下乡办公室”负责安置工作。我负责安置欢送红旗街道办事处的“生产建设兵团”的知青。区里通知各街道办事处(当时叫分社)自行出车,上午九点前在十二马路明星电影院前集合。上午九点正,十几令(辆)挂满彩旗和大红标语的解放牌汽车浩浩荡荡地奔向临沂县(当时为县)的苍山建设兵团。这些孩子们,就别提多么恣咧(高兴),高声唱制(着)“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参加祖国的农业生产,支援祖国的工业建设。”还不断地唱制(着)毛主席语录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行跑掉”“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有些同学还唱起了毛主席语录“老三段“和”新三段。“老三段”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新三段”是“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不要吃老本,要立新功”“要斗私、批修”。歌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这边唱罢那边接,可以说“一路欢笑一路歌”。四十多年各气(过去)咧,这些语录歌曲到现在俺还会唱呢!唱起来可带劲咧!
     汽车上彩旗招展,途径泰安、曲阜、泗水、平邑、费县、临沂,最后到了目的地苍山。汽车虽然跑得(dei)楞快,毕竟沂蒙山区路途遥远,全是山路(路况不好),到达苍山时,已是掌灯(天黑)的时胡(时候)咧!苍山生产建设兵团条件挺好,吃住都安排得楞(很)周到,年轻人都很知菊(足),楞恣啊!
        就这时胡(时候),我的父亲不济(生病)咧!查出已是癌症晚期,怎样处理好工作和家庭的关系,摆在了我的面前。我经常外出“送知青”,送“遣返”,山东各地几乎跑了个遍,大时间木(没)有,我便利用小时间,掺空儿如芒地(抽空)给他看病,尽到了一个儿子应该尽的孝心。父亲这时已病得不轻(厉害),卧床不起,正规医院已经看不了了。他得(dei)的食道癌,后期连水都咽不下气(去)了,反正是有病乱投医吧!我找到当时济南比较有名气的业余治癌医生“三华”。这“三华”都是谁呢?现在上了年纪的老人可能都听说过:一个是市立一院(当时院址在市区的皇华馆)放射科的华照,钡餐透视拍片技术水平都很高,他住按察司街南头路东;再一个是历下工商银行办事处的丁国华,专治肿瘤,有一套独特的治癌方案,住市中区乐山街;第三个是济南铁路局水电段的王华光,住商埠经七纬二,因为业余时间专看肿瘤,医术高明,后来成为济南铁路医院的正式中医先生(医生)。可以这么说,这三位大夫的居住地,是我经常气(去)的起处(地方),主要是改方换方。那时胡(时候)不兴请客送礼,更不兴送“红包”,到人家家里说上两句好话,人家同情咱,骑着自行车就来,连顿饭都不吃你的,看完病就走人。1970年阴历五月二十五,父亲作古。
     从1979年后,绝大部分知青缕续制(陆续着)返回了城市,也有部分在农村结婚“落户”,永远留在了农村。当年的知青现在已经成为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的主力。回想起来,不少人至今对当年上山下乡经历非常感慨,在广阔天地里战天斗地,在艰苦的环境里磨练自己,怎么制(着)也是一次人生历练。好多当年的知青提起上山下乡来都说:“在农村度过了充满激情的青年时代,有苦有累更有收获,就是没有“后悔”两个字。
      周拉的一声(很快),半个世纪各气(过去)咧!我这个当年送“知青”的知青”,已经变成七十多岁的老人咧!一头雪白的枯发,一脸岁月的痕迹。那一切一切的岁月,都走远咧!

打印】 【关闭

 热点推荐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四):绍兴会议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之一)
· 一支精英荟萃的队伍
· 在那“上山下乡”的激情岁月……
· 他给家乡留记忆
· 在楞不平常的年头干上了税务
· 难忘的艰苦奋斗本色
· 护税见闻二则
 热点导读
· 税改以来我经历的那些事儿
· 护税见闻二则
· 在楞不平常的年头干上了税务
· 一份未发出文件的“述说”
· “种菜运动”度灾荒
· 一支精英荟萃的队伍
· 难忘的艰苦奋斗本色
· 从《管子》里寻找中国古典税收思想
 相关信息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五):武夷山论剑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四):绍兴会议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之一)
· “文革”伊始的所见所闻
· 一支精英荟萃的队伍
· 在那“上山下乡”的激情岁月……
· 他给家乡留记忆
· 在楞不平常的年头干上了税务
-------------------------------------------------------------------------------------------------------------------------------------------------------------
版权所有:济南市税务学会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经七路6号 电话:0531-87037560 邮箱:jinanswxh@163.com
鲁ICP备10003153号 技术支持:秋阳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