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专题报道
课题研究
征税互动
税史钩沉
专家专栏
征文选编
休闲随笔
税收往事
新闻检索
首页 > 税收往事 > 正文
“文革”伊始的所见所闻
来源: 作者:赵致平


     这篇文章的标题,原本叫“大学校尼(里)学毛选”,内容是1966年组织财税系统部分人员到东郊刑家洼大队“学习毛主席著作”的那些事,后经笔者再三斟酌,加工整理,加上了“文革”开始时的那些旧闻、老事、故人,觉得才比较全面稳妥。因此,起个名字叫《“文革”伊始的所见所闻》。
     49年前,中国爆发了一场称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非常运动,这场运动像狂风暴雨席卷老(了)中国大地。在2015年的今天,“文化大革命”已成为历史,年轻的一代人怀制(着)浓厚的兴趣希望了解我国“文化大革命”期间发生的一切,亲身经历过“文化大革命”这场运动的人无不感到有必要把这段历史用文字记述下来,有必要在新的历史时期用科学的眼光来分析研究“文化大革命”中所发生的一切。
     当时的中国,人们要处(到处)可以看到大大小小的批判会、斗争会、讲用会、声讨会,看到遍及机关、学校、工厂、农村的大字报、大标语,看到身着军装、手举小红书的青年学生狂热、奔走、串联和呼号,看到突然从中国大地上涌现出来的形形色色的群众组织,看到这些群众组织之间的抗争、辩论、分裂以致战斗。
      1966年6月6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同时在头版头条显著位置登载了《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宣传教育要点》,以醒目的大号字《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做标题。次日,两报又同时刊登了《解放军报》社论《毛泽东思想是我们革命事业的望远镜和显微镜》,指出:“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毛泽东思想是我们的命根子。不论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样的权威,谁反对毛泽东思想,我们都要全党共讨之,全国共诛之。”
     不久,《人民日报》在《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的通栏标题下,登出了“毛主席和各族人民在一起”的美术作品选。诸如,“毛主席的书,不是金,比金贵,不是钢,比钢坚。千条江河归大海,万条真理归‘毛著’”,“毛主席的书,句句是战鼓,句句是真理,句句值千金,一句顶一万句”吾的(等等)。同时,各报刊还不时以《毛泽东思想是世界革命人民的共同财富》《毛泽东思想是世界人民革命的灯塔》为通栏大字标题。
      1966年7月25日《人民日报》等主要报刊在头版头条登载了7月16日毛主席横渡长江的报道和照片。当人民看到毛泽东在快艇上挥手检阅正在长江中游泳的人流的大幅照片时,对73岁高龄的毛泽东的领导产生了一种无法形容的信赖感,确实像报纸上宣传的那样,人民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向群众呼喊“人民万岁!”激励着群众更坚定地跟着毛主席在大江大浪中前进!
      8月13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学习十六条、熟悉十六条、运用十六条》的社论,指出:“十六条是毛泽东同志亲自主持制定的”,“是毛泽东同志提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纲领。”在那人人都关心国家大事的浪潮中,很多人在心中默念《十六条》,决心按照十六条去进行革命,去揭发批判“那些抵制十六条的负责人”。这天过晌午(下午)五点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播发了《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公报》,在全国各地,通过千千万万个大喇叭头子(扩音器),把公报的内容传播到每一旮旯(角落),来自全国各地大量的贺喜电话、电报、信件汇集到北京,向最敬爱的党中央、最敬爱的毛主席,表达了对公报“坚决拥护”、“坚决支持”的感情。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指战员的贺词称:“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的每一个字,都是用金子铸成的,公报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而不论什么贺喜的形式,都是以“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万万岁!”“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口号声结尾。伴随着贺喜的人流,“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口号声,不仅震荡在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也回旋在整个中国的上空。
      当时的报纸几乎天天都在报道《毛泽东选集》在全国各地的发行情况,有精装本、平装本、线装本、普及本和精装合订本。为了让《毛选》人手一册,普及本规定老(了)新价格,一至四卷售价二元。济南市遍布城区、郊区楞多(很多)的新华书店门市部,敲锣打鼓,燃放爆仗(鞭炮),门口挂大红宫灯,张贴大红“囍”字,大幅标语醒目地写制(着):“努力学习毛泽东思想,忠实执行毛泽东思想,热情宣传毛泽东思想,勇敢捍卫毛泽东思想!”1964年从部队开始率先发行的《毛主席语录》本开始出售。不久,“手不离语录,口不离语录”成了检验人们是否忠于革命、忠于领袖的试金石,就连上食堂排队买饭,每个人都拿制(着)这本“小红书”,嘴里喊完“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敬祝林副主席身体永远健康!”这才(然后)开始吃饭。生活在语录丛中的人们集体活动时,集体诵读语录的做法很快流行起来,往往是一人开个头领读背诵,其他同志跟上朗读或背诵,听起来朗朗上口,十分动听。同时,佩戴、制作和收集各种毛主席像章,也普遍盛行起来。可以这么说,百分之九十九的老百姓(那时胡叫“革命群众”),在左胸前都戴制(着)一枚“毛主席像章”,各式各样的大小不一的什么颜色的都有。向毛主席早请示、晚汇报,唱语录歌,跳“忠”字舞,也开始盛行起来。
       “文革”将(刚)开始,叫“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满街的大字标语、横幅都挂制(着)“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坚决把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自从中央发布了《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以后,打那(从那)就开始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咧!继1966年8月18日、8月31日,毛主席两次接见全国的红卫兵之后,又于9月15日、10月1日、10月18日、11月3日、11月11日、11月25至26日共8次接见110万红卫兵小将。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挥手号召红卫兵“打破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号召全国人民支持红卫兵,发扬“敢闯、敢干、敢造反的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从而掀起了“破四旧”和“抄、斗、挖、赶”的高潮。  
        “破四旧”像闪电一样在济南乃至全国各地铺开咧!正如红卫兵所形容的那样:“横扫千军如席卷。”咱们济南市的红卫兵“破四旧”的活动,是从1966年8月23日开始的。他们走上大街小巷,将一些街道名称、商店字号、牌匾吾的(等)砸掉,改为“革命化”的新名称。如,把旧军门巷口的“瑞蚨祥绸缎庄”的牌匾砸下来,放在马路中间燃烧,“皇宫、瑞昌、明湖照相馆”、省府前街北头的“浴德池”、小王府的“一品池”的招牌吾的(等)全部当“四旧”砸下来,放在马路中央,让车辆碾压。之后,冲击寺院、破坏古迹文物、焚烧书画、戏装,从城市赶走“牛鬼蛇神”,勒令政协民主党派解散,通令宗教职业者还俗,进而自行抓人、揪斗、抄家,将“牛鬼蛇神”及“地、实、反、坏、右、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臭老九”等戴上用纸糊的高帽子游街示众。极少数红卫兵私设公堂、刑讯逼供、肆意打人。10月上旬,据我脑中的记忆,可能从10月6日开始,济南市掀起了“抄、斗、挖、赶”的新高潮。据史料记载,自8月23日至10月13日,全市共抄家20075户,查抄现金、存折、公债376万多元,黄金475.15公斤,白银274.4公斤,银元60326块,有7400户、22197人被赶往或迁返农村。
       从那年10月开始,全市掀起“踢开党委闹革命”和“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造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反(简称‘造反’)”的浪潮,咱济南税务系统也和全国形势一样,各级党政组织相继陷入瘫痪、半瘫痪的状态,各级党政领导都成老(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简称走资派)和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而遭批评,许多知识分子、劳动模范成老(了)“反动权威”“修正主义苗子”“保皇派”而受到冲击。
       当时,在整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活动中,大家都自发地参加活动,特别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晚间七点钟的“新闻联播”,一听到有重要消息,如中央全会的召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毛主席的最新最高指示吾的(等),不用下通知,有的吃着饭马上放下饭碗就往局尼(里)跑,有的同志家离单位不管多远,就马上骑上自行车滋滋地往局里窜。因为那时没有电视,就靠一个大喇叭收听。大家都从办公室搬个椅子到院子尼(里)聆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声音。听完广播之后,马上打着红旗,每人手中拿着一面小红旗,敲制(着)锣鼓到市委、省委报喜,一般是从前门进、后门出,个别时胡(时候)也从后门进、前门出,这些都是自发的。大家心尼(里)那个恣(高兴)啊,就别提咧!报完喜各自回到家中,已经是半宿拉夜咧(深夜),第二天照常上班不误工作。
      从1966年9月份开始,济南市家家户户都在墙上糊吧制(着)毛主席像,处处有毛主席语录和标语(两项合计30多万条),还大唱《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等革命歌曲。全市实现“一片红海洋”时,济南市历下、市中、槐荫、天桥四区分别改称红卫、红旗、东风、向阳区。一个轰轰烈烈的学习毛泽东著作、办毛泽东思想大学校的高潮在我市税务系统乃至全市、全省、全国各地区掀了起来。
       毛泽东思想大学校(以下简称“大学校”)、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以下简称“学习班”)、培训班、五七干校……这些名称在上了年纪儿的人耳道(朵)尼(里),恐怕是一个不陌生的名字吧!
1966年11月底,初冬时节,那年格外冷,已经开始上冻(结冰)咧!市局抽调各分局二十余人到历城东郊邢家洼村办“重走长征路,毛泽东思想大学校”,在“大学校”尼(里)学习毛泽东著作,宣传毛泽东思想,斗私、批修。11月中下旬的一天,俺们自带干粮、背制(着)铺盖卷、洗脸盆子,从各自单位迈制(着)长征的步伐,大踏步地出发了。俺一路从青龙桥沿东关大街、长盛街、东迂子门外、花园庄到黄台火车站,坐市郊车到郭店火车站下车,继续迈制(着)长征的步伐向北走,一路上背诵着毛主席语录或唱着语录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步行十五里地,终于到了目的地“大学校”——邢家洼村。当年劲头为么这么足啊!一是,丈量俺还年轻,那年俺才24岁。二是,为制(着)重走红军路,学习老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啃树皮的老革命传统,是件光荣的事。有这个精神头(精神)托制(寄托着),就不觉使得慌(累得慌)咧!可是在队伍中,还有些老同志、老同事、老大姐、老大哥们,那年都四十来岁咧,身体不济(有病),有这毛病那毛病的老年慢性病,背着个铺盖卷,步行这么远确实有点受不了。俺就帮制(着)他们扛扛行李,一路上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地也就到老(了)这个向往的起处(地方)咧!
       当年四十多岁的同志现在都已八十五六岁咧!俺为了落实这篇文章的真实性,曾不止一次地走访和电话询问这些同志,才得知有的已经作古辞世,有的身子骨不好,心脑不听使唤,都不能下楼咧!有的不假思索地说,“文革前后,俺从未去过这样的‘大学校’”,好像有点顾虑。“采访”顿时断了线儿。听了这些,俺的心情愣沉重,十分想念故去的税务战线的上的老人。甭管怎么制(着)咧!俺就写出来,反正一切以实际情况为准吧。
       “大学校”是一个农民住的“四合院”,院中什么玩意(东西)也木(没)有,拾道(整理)得倒是愣利索(干净)。北屋三间、西屋两间、南屋三间分别为男女学员宿舍,东屋两间是饭屋(厨房),门前放一个大水缸,东北甲(角)是大门楼子(大门口),学员宿舍当面尼(屋内地面)都铺了一层厚厚的稻草,每个屋尼(里)都有一个小桌子,放洋油灯(煤油灯)用。那时农村还木(没)有电灯,都掌(用)洋油灯,有个别同志还带来了个“电灯棒子”(手灯)。俺们就把铺盖卷子伸开,一个一个顺顺当当地放到稻草上,条件虽简陋,倒是愣囊活(暖和)的,大冷的个天儿,睡在上面还有点儿出汗呢。这紧张的一天就过去咧!据俺还能想起参加这次学习班的有,历下吕梅轩、高绪英和我,市中刘恒生、王承本,槐荫田玉琴、市局蔡敦武等人。其他我记不住咧!
       第二天一大早俺就起床咧!“领队”对这次学习做了部署:早勤(晨)六点起床,开始学习“老三篇”,即《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和《愚公移山》,要求背个(过),要活学活用,带制(着)问题学,立竿见影。早勤饭后(早饭后),跟农民下地劳动。因已是入冬时节,地尼(地里)木有(没有)多少农活干,就帮菜农搬搬大白菜运运大白菜(正是大白菜收获的季节)。过晌午和宏航(过午、晚上)集体学习“老三篇”和“老三段”。老三段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在集体学习毛选时,要求带制(着)阶级感情学,背熟、会唱,这些语录至今俺背嘚(的)滚瓜烂熟,唱起来动听悦耳。十点钟,吹灯睡觉。
       学习的方式是“三个结合”:集体学习和自学相结合,大组讨论和小组讨论相结合,批评与自我批评相结合。当时木(没)有电灯、办公桌椅,屋当面(屋地面)是学习的地处(地方),当面尼(里)全铺着稻草。那时,还木(没)有电灯,都掌(点)洋油灯,害怕点着了草,失了火,那就麻烦咧!条件愣艰苦啊!白天集体学习时,俺们就把被子和稻草卷起来,因为没有坐的地处(地方),大家都坐在铺盖卷上,这样一是为了安全,二是当板杌子(板凳)用。通过学习,解决的问题是:
     ——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每个人的家庭出身不同,有的人出身于地主剥削阶级家庭,有人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通过学习做到放下包袱,轻装上阵。我们的党不搞唯成分论,重在表现,同样可嘚(得)到组织的重用。
      ——政治挂帅,思想领先。要又红又专,不要走白专道路,不要“只顾低头拉车,不抬头看路”,解决“为谁工作,为谁服务”的问题。
      ——学习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对工作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的热忱。
     ——学习“愚公移山”,发扬“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精神。
       “大学校”的同学们确实受到了教育,触及了灵魂。大家在回忆对比中,声泪俱下,找出自己的差距和不足。如有的同志说,过去因自己家庭出身不好,就算是干嘚(得)再好,领导也不信任咱,咱这一辈子可算完咧!入党和提拔都木(没)有咱的份,就老把实儿(老老实实地)干活吧,从而走上了“不过问政治”的白专道路。这回明白了,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要放下包袱,轻装上阵。
        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毛著”要做到天天学,见缝插针地学,立竿见影地学。要“融化在血液中,落实在行动上”。我们利用农村社员赶集上店的机会,组成宣传队,到集市宣讲,背诵“毛主席语录”,让农村老百姓也要积极学好“毛著”,跟着毛主席在大江大浪中前进。
       再如,“老三篇”最容易读,真正做到就不容易了,要把“老三篇”作为座右铭来学,哪一级都要学,学了就要用,搞好思想革命化。这是人们唱的最流行的一段歌词。
        我除了参加上述活动和学习外,经“大学校”同学推荐,领导上还交代给俺一项活络(工作),就是往墙航(上)写“毛主席语录”。找一些醒目的起处(地方),如学校门口,社员的屋山墙、后墙等,都用红油漆刷上“语录”。干这活络(工作)最难干的就是“扎架子”,是个力气活,过去咱也木(没)学过,更木(没)干过。一个人干不了,先由几个农民朋友帮我扎架子。俺量好尺寸,计算出字数,左手滴漏制(提着)个油漆桶,右手拿着一把刷子,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地写满了整个墙。那时年轻,木(没)有经验,写起大字来,手还哆哆嗦嗦地(发抖),有个别字儿还歪七扭八(不正)的。总的来说,俺自己还认为写得可以,不好不孬的。当地百姓说写得不孬,不过,人家给戴个“高帽”,说句鼓励的话算咧!凡是能写的起处(地方),俺都给写上咧!写的内容都是毛主席著作中的经典语录。
        有些语录到什么时胡(候)也不过时,都能用嘚(得)上。如:“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我们应该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全心全意为中国人民服务。”“我们的一切工作干部,不论职位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人民服务。”“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如果怀疑这两条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
      回过头来,再回忆一下那时生活:东屋是个“饭屋”(厨房),俺就在那尼(里)揍(做)饭。吃头(主食)是自己蒸的大白馍馍(馒头),有时还蒸点白菜粉条子,多少放上点肉的大包子;就头(炒菜)以白菜、萝卜为主炒的炒菜;喝头是小米、棒子面子打的粘朱(粘粥),有时还熬点小米饭、大米饭吾的(等等)。大家都比较满意,还木(没)有一个发牢骚的。
       记嘚(得)有一天早勤(早晨)俺值班揍(做)饭,八门不醒(还没亮天)的就起来咧!冻嘚(得)使哈使哈地(打哆嗦),洗脸毛巾冻成冰疙瘩,缸里的水冻得梆梆的(冻得很硬)。俺就先找个铁头子,把冻冻(冰)砸开,准备揍(做)早勤(早晨)饭。那时胡(时候),拉大风先(风箱),烧大锅底,溜干粮(馍馍、馒头),使溜烫水(溜锅水)打粘朱(粘粥)。那时胡(时候),农村也开始烧大烟大火的碳咧!不烧柴,俺锄上一炉子碳,烟和火就一堆咕嘟咕嘟往外冒,济南话叫“烟莪子”,落到脸上就灰头土脸的,像化了妆的小丑一样,人见人笑。那时年轻,在家尼(里)就不大围制(着)锅头转,甚至连先烧火啊是先添水都不知道,溜好的馍馍里边还冰渣凉呢!生不啦熟不啦的(半生不熟的),大家就吃起来了,俺信思制(琢磨着),有热粘朱(粘粥)喝制(着),木(没)有事啊。打那儿,俺就坐下了(患了)一个“肠易激综合症”,一吃不对当(不合适)就拉肚子的阵候(毛病)。有些同志也老时节(很长时间)缓不过这个劲来。
说的上头这些事,一点也不虚火(虚假)、过围(夸张)。
       12月4日,本来还未到期的“毛选”学习班,慢事地儿尼(忽然)接到上级通知,12月5日上午要到大观园里的大众剧场(分会场)参加批判省尼(里)当权派谭某某的大会。我们这才明白,闹老(了)半天(原来),“触及人们灵魂的”“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就此开始咧!
       吃晌午饭后,我们赶快整理好铺盖卷,原路返回,继续闷制(迈着)长征的步伐大踏步的走向郭店火车站,直奔济南火车站。到家时,已经是蚂蚱眼子(黑天)咧!掌灯时分咧!

打印】 【关闭

 热点推荐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四):绍兴会议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之一)
· 一支精英荟萃的队伍
· 在那“上山下乡”的激情岁月……
· 他给家乡留记忆
· 在楞不平常的年头干上了税务
· 难忘的艰苦奋斗本色
· 护税见闻二则
 热点导读
· 税改以来我经历的那些事儿
· 护税见闻二则
· 在楞不平常的年头干上了税务
· 一份未发出文件的“述说”
· “种菜运动”度灾荒
· 一支精英荟萃的队伍
· 难忘的艰苦奋斗本色
· 从《管子》里寻找中国古典税收思想
 相关信息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五):武夷山论剑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四):绍兴会议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之一)
· “文革”伊始的所见所闻
· 一支精英荟萃的队伍
· 在那“上山下乡”的激情岁月……
· 他给家乡留记忆
· 在楞不平常的年头干上了税务
-------------------------------------------------------------------------------------------------------------------------------------------------------------
版权所有:济南市税务学会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经七路6号 电话:0531-87037560 邮箱:jinanswxh@163.com
鲁ICP备10003153号 技术支持:秋阳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