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专题报道
课题研究
征税互动
税史钩沉
专家专栏
征文选编
休闲随笔
税收往事
新闻检索
首页 > 征文选编 > 正文
过年,也是一种诗意
来源: 作者:傅 钰


每每临近年关,总有许多人抱怨说,如今过年是越来越没有意思,越来越提不起兴趣来了。殊不知,年节过的便是一种味道,一种情结,一种传统,一种文化,所以过年本身便是充满趣味与意义,也是一种诗意的存在。
   “年”的文化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它穿越千年,直至今日仍行走于乡村的街头巷尾中与都市的高楼大厦之间,一脉相承的是它滚烫的血脉里始终翻涌着的华夏民族的情感与寄托。只要年节一至,那令人难以抵制的撩人的年味便汹涌而至。
    年要怎么过,纯粹是看个人的心境,过的是一种诗意,来不得半点强求,流于形式便落得俗套了。如钱钟书过年,谢绝宾客,乐得潜心读书;又如冯骥才过年,则喜闭关与笔墨对话。这,不都是一种诗意吗?我们过年呢,既可以与家人独处,阖家团圆,其乐融融,尽享天伦之乐;也可以放下负担烦恼,说走就走,云游四海,尽览天下美景;更可以围炉煮茗,捧书夜读,博览古今,尽倾群书精髓……这便是你诗意的年节,于时不俗,与人无异。
    我从小生活在高楼林立、弥虹闪烁的城市里。城市里也有年味儿,只不过更像天边飘浮的云朵,来时清清淡淡,去时也清清淡淡,不会留下太多的痕迹,就像不会让人产生太多的情趣与回忆。少了儿时对于压岁钱与烟花爆竹的期待与兴奋,记忆中的印象就是,少串门,少寒暄,清闲得很,冷清得很。大街小巷空空荡荡,公园里能走出零星的三五个人,唯有酒店与商场最是热闹喧嚣,日日人群来来往往、络绎不绝。这些,同乡村熙熙攘攘的赶集市和浩浩荡荡的拜大年比起来,便是寡然无味、了无趣味,自不可同日而语了。
    “爆竹声中一岁除。”其实,年节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既是浅浅的如水过无痕,又是重重的如石上镌刻。一年又一年,时光匆匆而过,岁月开始变得急促而没有节奏,稍不留神,那流水般的日子就会从我们的指间悄然溜走。如此,把握当下,惜时如金,做好自己的应做之事,尽可能多做些有益他人、有利大众的事,当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而现如今,对于我们这些独处异地工作的人儿,年节便又被赋予了一层更加深邃的含义,那就是我们对家的期盼,对故乡的思念,作为第一个独在异地自外奔波回家的春节,感触尤深。年节的情结,无时不刻地提醒着异乡人以孝为先,平安是福。其实,能够在浓浓的年味儿中发出如此些的感想,应当说是年最大的意义与价值所在。
    春节,是五彩缤纷的味道,是扰人的浓浓乡愁,是温馨,是幸福,是深沉浑厚的中华文化的积淀,是一首洋溢着浓浓思绪发人深思的恋曲。我相信,只要是中华儿女,无论你身处何地,大抵都躲不开这撩人的年味儿吧?

打印】 【关闭

-------------------------------------------------------------------------------------------------------------------------------------------------------------
版权所有:济南市税务学会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经七路6号 电话:0531-87037560 邮箱:jinanswxh@163.com
鲁ICP备10003153号 技术支持:秋阳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