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专题报道
课题研究
征税互动
税史钩沉
专家专栏
征文选编
休闲随笔
税收往事
新闻检索
首页 > 征文选编 > 正文
过年回家, 回家过年
来源: 作者:毛绍华


大概中国人对过年都有着难以摆脱的情结,这情结仿佛渗透到了骨子里,平常倒没觉得有什么,一旦临近春节,全身的每个神经元似乎都会自动提醒:“回去吧,该回去了!”于是抛下了折腾许久的工作,不去管刚刚还对着感慨万千的年终工资,亲戚的唠叨应酬也暂且搁到脑后,收拾行李,网上抢票,排着长队跟着拥挤的人流涌入车站,个个都成了春运的“弄潮儿”。即使再有洁癖爱清净的人,在这时候也放下了那些讲究,要回家了,回家去过年。
一路奔波,下了车总会看到翘首以盼的父母。推开房门,床是早铺好的,被子是新晒的,房间里是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味道。热水是现成的,灶台上煨着爱吃的菜,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在外面工作的时候除了食堂、外卖少进厨房,不是没有想吃的,不是不会做,只是终究只有家里的,才是最初自己爱上的滋味,真正的“仅此一家”。
放假回家基本都是到了除夕,之前的扫除和年货准备是大半缺席的,顶多帮着让已经光滑了的地板再添层亮度。煮上饺子,开了电视,就等着新年计时,在喧闹的鞭炮声里,迎来岁岁今宵。
大年初一拜年的时候总算是觉出了跟以往的不同,从小习惯的对成绩学校的询问成了单位和工资,其实本质还是没啥区别,却不由得觉得有些新鲜,就好像不知不觉里,已经一脚踏进了社会人的世界,就此离了象牙塔,开始承担大业了。说着说着就听到父母和来拜年的好友喝着茶水感叹,孩子长得太快,一眨眼工夫,就到了成家的时候。抬头一瞧,父母的眼神里已然带上了些许催促,一时有些怔楞愕然。原来,自己真的从让父母颇为担忧的校园青涩纯恋到了缔结婚姻盟约的“成熟期”了。不知怎么,就想起了朋友曾经感叹过的,等觉得自己真正长大了,父母也就老了。控制不住地看向茶壶里倒水的父母,白头发貌似没有多多少,外层少见,内里似乎多了些,事实上他们头发白得算是慢的,只是眼神一年年得疲惫了下去,身上早年的病痛越发厉害,身形也没了记忆里的挺拔。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父母的身体可以用“瘦小”来形容的呢?想了又想,终是无解。
给兴致勃勃的侄女塞了红包和礼物,看着抱着外孙稀罕的父母,心里突然有了些酸涩,回来之前满街淘礼物,常常最犯难的就是买给父母的。不能说不了解,可到了买的时候,却总是说不出他们真正想要什么,需要什么。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讽刺,朝夕相处二十几年,一方样样放在心上准备妥帖,一方却是全然的茫然,大概也只有在父母和孩子之间才会存在这样颇不符合自然和人际规律的“不公平”。最简单的例子,电视上的天气预报他们是从不会忘了看看济南的天气,就是要回家买票的时候,也是父母先查好了一路的天气和路况。在他们为我心心念念牵挂的时候,自己在做什么呢?和朋友聊天?还是在算计周末的消遣?父母的行为永远不能拿经济学衡量,包括身为孩子的自己的行为。算投资报酬率?那结果岂止是“懵”可以形容。可真的不应该算算吗?世上没有无私的人,不过是爱的多了,要的少了,为自己的私心,也就只能小得不可见了。
过年是为了团聚,到了现下,更多的是让父母看看牵念了一年的孩子吧。游子思归,再多的思乡之情,又哪里比得上父母天天挂在嘴上放在心里的惦念。儿行千里母担忧,即便是如今海陆空交通有多发达,网络有多“万里如对面”,父母该牵挂的,还是千年不变。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回去看看家里的父母,让牵肠挂肚了整年的父母看看许久不见的孩子。过年要回家,不然又怎么能叫过年?还记得父母曾指着房梁下的鸟巢说,小燕长大了总要飞走。可走了的孩子,每年都还是要回来。因为,父母在哪儿,那儿就是家。
(作者单位:济南市天桥国税局)

打印】 【关闭

-------------------------------------------------------------------------------------------------------------------------------------------------------------
版权所有:济南市税务学会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经七路6号 电话:0531-87037560 邮箱:jinanswxh@163.com
鲁ICP备10003153号 技术支持:秋阳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