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专题报道
课题研究
征税互动
税史钩沉
专家专栏
征文选编
休闲随笔
税收往事
新闻检索
首页 > 征文选编 > 正文
回老家过年
来源: 作者:赵晓晗


提起回老家过年,首先涌上心头的最强烈的顷刻间布满全身的感觉就是——冷。农村常见的小型四合院式的房屋,即使关上所有门窗,丝丝寒气也会如幽灵般从缝隙中、从薄薄的玻璃中穿过。我带了两大包暖宝宝,来应对接下来没有暖气的日子。
   还没到村口,就看见有人在放炮仗。村子里几乎看不到放烟花,全是炮仗,最常见的是一种两发的,一尾亮光飞到半空中如惊雷般炸开,百米外都震耳。老家鞭炮的炮竹比平时见到的要粗一些,炸开时也更慢更响。伴着轰轰的炮声,熟悉的老房子缓缓映入眼帘。
    爷爷如记忆中一样坐在炉子旁,时不时地添一块煤。我想起小时候回老家,爷爷奶奶会给我和妹妹发压岁钱,一人二十块,是唯一不用上交家长的钱。爷爷或奶奶总是在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往我手里再塞上二十或五十,嘱咐我不要告诉我的兄弟姐妹,也不要告诉爸妈。如今,奶奶不在了,爷爷年过九十,听力下降的极其厉害,再也不能说悄悄话了,甚至交流都很困难。我把红包塞进他的手里,大声喊着祝福的话,告诉他我工作了挣钱了,爷爷没回应我的话,推脱两次收下了红包,但我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听清我所说的,一股重量沉甸甸的东西坠在心底。
照例,吃过晚饭后,我们便去到堂妹家。村子里很少有人安装有线电视,在网络高速发展的今天,无线网络几乎无所不能。堂妹家就是在屋顶上安了一个锅盖似的信号接收器,前几年能收到几十个台,现在只能收到山东台和中央一,但如今对于他们已经够用了。
除夕夜,我们一家和堂妹一家就是守在这台老旧的带着雪花的电视机前看春晚。我抱着手机,备好充电宝,一边刷微博一边刷论坛,间或抬眼看看电视,再低头刷新一下微博,看看新的吐槽。偶然回头时发现大家几乎是同样的动作,聊天的,编辑祝福短信的,抢红包的……回想起小时候,除夕守岁是年三十最兴奋的事。这天晚上总是十分漫长,晚睡几小时就好像占了多大的便宜。春晚的语言类节目也是我曾经最喜欢的,过完十五开学后,同学之间打闹免不了说说春晚新兴的流行语。现在春晚语言类节目好像是一年网络流行语的汇总报告,全是套路,反倒是戏曲成为了我唯一期盼的节目。而手机功能的日渐强大,使大家不用困于春晚这一单一的活动,多少也算是一件好事。
    又想起上小学时,一放寒假就盼着过春节,因为这是我一年当中唯一一次正大光明地买一大包糖果还不会被骂的时候。将糖果数好后分门别类地放到糖果盒里是我最喜欢干的事。到了高中,随着零用钱的增加,学校小卖部随时就能买到的糖果已经不能满足我对春节这个特殊节日的要求,于是我就以平时不吃糖这个完全不可能的条件向心知肚明的妈妈交换了二百元左右的进口巧克力。这使我又延续了几年对于春节的期待。现在,网购普及的今天,淘宝代购、亚马逊海外购甚至海外直邮都极其方便,加上经济半独立,春节的吸引力大概只剩下假期和微博吐槽。
初三,姑姑们回娘家探亲的日子。这一天,老房子里热闹非凡。准备食材的大爷大娘进进出出,屋门索性就一直开着。我不得不又一次感叹小孩子们的无限活力,无论是严寒还是酷暑都阻挡不了他们玩闹的脚步。不怕冷的侄子侄女们拿着玩具、零食满院子追赶嬉戏。姑姑们坐着马扎在门口晒太阳嗑瓜子话家常偶尔再看两眼孙子孙女。料峭的寒风顺着大敞着的门卷进屋内,阳光洒在水泥地上只到半人高的地方便戛然而止,阴冷的屋内比屋外还低一两度,但干活的人都挽着袖子,浑然不觉得冷。我和哥哥嫂子们围着小桌子包水饺,一个人擀三个人的皮对我来说有些吃力,几大块面下来,已经是满背的汗。
比起除夕,今天才是一家人真正齐聚的日子。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心里油然而生的一股幸福感蔓延开来。团圆——这才是亘古不变的“年”。
(作者单位:济南市天桥国税局)

打印】 【关闭

-------------------------------------------------------------------------------------------------------------------------------------------------------------
版权所有:济南市税务学会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经七路6号 电话:0531-87037560 邮箱:jinanswxh@163.com
鲁ICP备10003153号 技术支持:秋阳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