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学会介绍
专题报道
课题研究
征税互动
税史钩沉
专家专栏
征文选编
休闲随笔
税收往事
新闻检索
首页 > 税收往事 > 正文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之一)
来源: 作者:曾国祥


开头的话:
      今年元宵佳节期间,春节的喜庆气氛和年味依然浓厚。《税收与民生》杂志编辑部的朋友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息:”曾老:给您拜个晚年!有一想法,给您约个系列稿件,即是将您在总局科研工作经历写个系列回忆录,每月1篇,分12期在我们期刊登载!如何?”信息文字不多,厚道实在。自己退休已经13年多,虽然年纪不小,但是特别不愿意别人称“老”,读了之后真的有点诚惶诚恐。此前,因为工作关系,多年断断续续在该刊发表了一些文章。现在来看,这些文章就其主题和内容来说,前后跳跃性比较大。这次编辑部有了新的思考,并且明确了主题、任务和指标,自己感觉有新意,而且盛情难却,几乎没有犹豫,就很快回复:“好的,谢谢。”口头答应得爽快,要落笔就犯难了。自己有自知之明,坚决不会、不敢也没有必要写什么“回忆录”。那么,写什么好呢?前思后想,可以写一点税收科研工作期间值得回忆、记录、思考的重要事情,谈谈自己的工作心得体会,特别是一些人生经验、教训、看法和建议,对当代的税收科研工作可能有些好处,起码没有什么坏处。如何写呢?为了防止枯燥无味的流水账和说教,尽量采取与朋友休息时间喝茶聊天式的语意和语气展开,实事求是、平平淡淡道来可能比较好。顺着这个思路,经过再三考虑,总标题定为《砚斋寄语》:忆税收科研工作二三事。每次聊一个主题,顺其自然,夹叙夹议,论从史出,以论带史。几十年来,自己一直喜欢文史书画,本性使然。1997年,国家税务总局按照比较规范的积分制度,给我们家分配了四室两厅三卫的新住宅,当时心里非常高兴,也为外单位的同志羡慕不已。从此,自己终于有了梦寐以求的书房,《砚斋》就是自己书房的雅号。吃水不忘挖井人。没有国家税务总局,就没有《砚斋》。自己是一个知道感恩并且怀旧的人。《砚斋寄语》,其中有感恩我退休之前的工作单位国家税务总局的含意,更有与过去一起共事的同事和朋友怀旧和闲适聊天的友谊和情意,而且有与现在工作在税收科研岗位上的年轻同志互相谈心,交流学习心得体会的愿望。自己姑妄言之,朋友们姑妄听之,如此而已。
一、枣林报道
     俗话说:“男怕选错行,女怕选错郎。”这句话本身没有问题,而且是金玉良言。但是,实践告诉我们,一个人的职业选择,并不是由个人意志能决定的。我到国家税务总局工作,带有很大的偶然性。
(一)
    1981年底,从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之后,自己心中的职业选择,首先是想到解放军政治学院做政治经济学教官。因为我的哥哥和两个堂兄,都是部队出身。小时候一直认为,解放军军官神气,而且待遇好,并不愿意到政府部门工作。因为自己书生气重,加之涉世不深,当时自己都不是共产党员,解放军政治学院怎么可能要你去工作呢?现在想起来都非常幼稚可笑。好在我们国家刚开始改革开放,急需各方面的专业人才,特别是国务院各部委的研究生比较稀缺。后来,经过研究生同班同学介绍,自己也愿意,就由国家统一分配到国务院体改办,即后来的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工作。没有想到,自己在国家体改委工作正得心应手、春风得意的时候,1989年苏联东欧剧变,北京发生天安门广场事件,社会上对国家体改委的看法和说法五花八门。自己凭着知识分子的敏感和直觉意识到,国家体改委日子不会长久,自己必须改换门庭,开始面临第二次择业。我到哪个单位去工作好呢?哪个单位需要我呢?
     上世纪90年代初,因为共同在中央党校文化部分校同班学习的缘故,中央音乐学院院长、歌唱家王秉锐同志劝我到他们学院去当党委书记。当时,我不置可否。而且,我的内人也不愿意本人在文化艺术院校工作。后来,此事就不了了之了。到了1995年夏天,因为在玉泉山共同起草中央文件而相互了解的缘故,我又给时任中央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郑必坚同志打电话,打听他们单位有没有工作岗位可以安排。他说:“对不起,中宣部正厅级的岗位已经满员,不好安排。”自己无奈,只能说:“麻烦您了,谢谢。”隔了几天,因为同样的缘分和缘故,记得是一天下午3点左右的样子,我又给当时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项怀诚同志打电话,项局长在电话里马上说:“你到我们单位来工作,国家税务总局缺少正厅级的干部。”我说:“谢谢。”1993年,项怀诚同志是财政部副部长。当年,我们不到20人一起参与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起草工作,在玉泉山共同工作了近7个月。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后来调到国家税务总局工作又有其必然性。当时,虽然总局领导同意我去总局工作,但是自己还是犹犹豫豫。主要原因是,自己误以为税务总局仍然是副部级单位,自己是大部委的正厅级干部,到税务总局工作似乎有点委屈了自己。其实,早在1994年,国家税务总局已经升格为正部级单位。
(二)
     1995年12月30日,国家税务总局人事司牟可光同志通知我到总局报到。就这样,经过组织批准,自己终于从国家体改委调到国家税务总局工作。
     当年,国家税务总局机关在北京市宣武区枣林前街68号办公。在北京,宣武区属于外城,明清乃至民国时期,枣林前街一带有枣树林、菜园和大片庄稼地,比较偏僻冷清。当然后来就和内城繁华程度差不多了。当日下午,总局人事司司长丹笑山同志接待谈话。他从桌面上拿出一张办公纸,上面写了总局好几个司局级单位的名称,当面对我说:“老曾同志,这几个单位都缺少一把手,你看一下,随你选择一个单位即可。”拿过单位名单一看,实际上我对总局内部的机构设置一无所知,记得好像有教育中心、信息中心等机构,这些机构名称看起来都非常生疏,也不好意思打听。后来看到了税收科学研究所的机构名称,国务院各部委的研究所和研究室的机构性质和职能差不多,略微思考了一下,我马上决定并很快回答:“我愿意到税收科研所工作。”这一句话,就是自己第二次就业的选择。非常幸运的是,这一选择非常正确、准确。
     一个人选择职业,关键在于:第一,这个职业自己必须喜欢,这是必要条件。“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自己喜欢的职业,就是好职业;自己不喜欢的职业,别人觉得再好也干不好,因为你不喜欢,没有兴趣。第二,这个职业要适合自己做,这是充分条件。适合自己做的职业,就是好职业;不适合自己做的职业,就是不好的职业。所谓适合自己做的职业,就是自己有兴趣、有能力去做的职业。这种能力,主要包括必要的理论基础、专业知识储备和实际工作能力。适合自己做的职业,不但指适合自己的能力,而且指适合自己的性格。适合自己性格的职业,就是好职业;不适合自己性格的职业,就不是好职业,甚至是受罪。
      1963年,本人作为一个农家子弟,从江苏省泰兴中学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这本来是十分庆幸的事。但是,自己高考第一志愿本来是人大语言文学系。那一年高考古文考试自己得了95分,历史和其他课程考得也比较好,但是作文没有考好,就分配到计划统计系。我特别不喜欢计划统计专业包括其他财经专业,一直偏好文、史、哲专业。计划统计专业是我报考人大的第二志愿。1978年报考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依然是国民经济计划专业,主要学习宏观经济管理理论和方法。没有想到“歪打正着”,国家实行改革开放,特别需要经济管理人才,财经专业很快红火起来。有时候,命运似乎会捉弄人,似乎也会成就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这就是人生和生活、工作的辩证法。所以,一个人在任何情况下,得意的时候不能太得意,更不能忘乎所以。失意的时候不能太失意,更不能灰心丧气。总局科研所的工作和国家体改委综合规划司的工作职能基本类似,主要任务都是大量的理论、方针、政策调查研究工作,以及不断起草、撰写、提供年度和中长期改革规划和政策建议等。所以,宏观经济管理理论和方法派上了用场,文字写作能力派上了用场。后来,经过一年了解、熟悉情况和打基础,两年建立健全税收科研工作基本管理制度,第三年税收科研工作就特别得心应手,并且进入了快车道。我的专业不是财政税收,具体的税收业务更是门外汉,可以说两眼一抹黑,一窍不通,而且自己也不喜欢。所以,我不能也不愿意去总局其他业务司局当一把手。如果去,实际上是“赶着鸭子上架”,不但对工作不利,而且自己也是受罪。
      税收科研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调查研究中国税收和世界税收的基本理论问题和实际运作、管理问题,并根据实际情况和国家的需要,及时提出税收制度、税收政策和税收管理等方面的建议。如前所述,这些工作任务、职能和性质,与国家体改委综合规划司实际上是类似的。只不过前者更加专业一些,后者更加宏观一些。在宏观经济管理研究的基础上,专门研究专业的税收理论、税收制度和税收管理,很快就可以自然结合、接轨。在税收科研所工作,不但无疑会增加自己的税收专业经济和管理知识储备,而不是老在大而化之的宏观经济管理方面兜圈子,而且很容易在新的专业经济研究领域进入角色。现在回过头来看,十分庆幸当年的一分钟职业选择没有错。
(三)
      科研所的工作特别适合我的个人性格。因为喜欢文、史、哲,特别喜欢舞文弄墨,而且心直口快,没有任何城府,自己总有自己的想法和看法,不愿意人云亦云,不愿意“吹喇叭、抬轿子”,更加不愿意看别人眼色行事,甚至在别人面前奴颜婢膝。过去,在国家体改委工作,当时的秘书长兼综合规划司长,后来的副主任王仕元同志公开和私下都批评我,为人处世太“清高”。我知道自己的缺点,但是改变不了自己的性格,这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自己的个性和本质是一个读书人,就适合做一些调查研究、出谋划策和文字写作工作。这种性格的人,根本不适合在党政机关工作,而且自己也特别不喜欢官僚习气特别重的人。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个人性格的确决定人的命运。
人们都说,一个人一生如果遇到三个好人,那么这个人的一生必然就是幸福的。一是儿时有个好父母;二是上学读书时,有个好老师;三是就业工作了,有个好领导。非常幸运的是,自己儿时有爱护教育自己,并且与人为善、待人以诚的父母双亲。而且从泰兴曾家庄小学(县立完全小学)读书7年、江苏省泰兴中学(江苏省重点中学)读书6年,到中国人民大学(国家重点大学)读书8年,一共21年的书生生涯,都遇到了好老师。后来,到了1968年底大学毕业参加工作,自己当过工人、中学教员和石家庄市总工会宣传部干部;1981年底,研究生毕业分配到国务院体改办即后来的国家体改委工作;直至1995年底,调国家税务总局工作,都遇到了好领导,包括一把手和主管领导,他们是项怀成、金人庆、谢旭人、李永贵等人。所有这些,都是自己的缘分和福分,都是历史的偶然,也是历史的必然。
       1996年元旦一过,自己到科研所正式上班。一上班,科研所副所长刘佐同志就到我办公室自我介绍说:“我是刘佐,辅佐的佐,帮助你一起工作。”他一见面说话就比较友好,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马上说:“谢谢你,我们一起好好工作。”从此,我和刘佐同志一起在科研所工作了7年,两个人工作比较默契,配合得比较好,从来没有出现为了个人利益勾心斗角、阳奉阴违的现象。我们两个人各有所长,或者说,各有所短。我的性格和脾气比较急,工作比较大而化之;他的脾气好,说话办事有条不紊。总局科研所办公室两个主任表扬我们两个人:“曾所长举重若轻,刘所长举轻若重。”虽然是溢美之词,但是描绘的基本符合总体情况。后来,靳东升同志担任了总局科研所副所长,我们三人工作配合也一直比较默契。有时候,我们可能对某一个具体问题有不同的看法,但都是心平气和地协商,从来没有因为工作的事情红过脸。这是我们的缘分,也是科研所的缘分。至今,我们三个人中有两个人已经退休,但是一直都是好朋友。
      一个单位无论大小,人员无论多少,就如同部队的司令部一样,领导班子的同心协力和团结非常重要。其中,正确认识和处理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间的关系,又更加重要。“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兵松松一个,将松松一窝”。如果一把手和二把手为了公务和工作顾全大局、密切配合,就会扬长避短,相得益彰,这个单位的工作就会顺利,就会兴旺发达。如果一把手和二把手为了个人私利和偏见互相推诿扯皮,甚至互相拆台,这个单位的人员队伍和工作秩序就会混乱,这个单位的工作就无法进行,更谈不上开拓进取了。
      自己到总局科研所上班没有几天,科研所现任两个领导与原任两个领导交接班。两位原任领导比较详细地介绍了科研所的现状,突出反映科研所现在存在的主要问题。我一边倾听,一边思考,总的感觉和判断:一是科研人员人心浮动,科研队伍不稳定;二是科研机构风气不正,工作人员特别是科研人员之间是是非非、团团伙伙、勾心斗角,“老子天下第一”,相互之间不团结,相互埋怨、拆台,甚至相互告状,歪风邪气甚嚣尘上;三是科研机构管理制度不健全,特别是财务制度混乱,办公制度不规范,工作拖拖拉拉、松松垮垮。所有这一切充分说明,我接手的科研所实际上是一个又散、又乱、又差的“烂摊子”。听了两位前任的介绍以后,不禁让我匪夷所思,科研所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在当时国务院其他大部委如国家体改委、国家计委、财政部等一些内设机构,很少出现而且似乎也没有见过的特殊现象。所有这一切,给我的工作心理压力很大。自己深深感到,自己实际上接手了一块“烫手山芋”。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后来查阅有关资料,方才了解科研所之所以出现现在这种宭境,既有先天不足之因,也有后天失调之憾。
(四)
      1988年,国家税务局税收科研所成立,从第一年成立开始,连续6年没有配备所长,那时国家税务局隶属于财政部。一直到1994年,才配备了一位年届60岁的所长。所以,科研所的全体人员几乎是凑凑合合过日子,大家“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从领导到工作人员,大家工作好像感到没有什么奔头。如果换位思考,自己处于那样的年龄和那样的处境,也只能是无可奈何地扮演“维持会”的角色。
      当天晚上,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思来想去,久久不能入睡。科研所的现状这么乱,如何理出这乱麻一样的头绪?科研所现在的工作如何起步?科研所的工作重点首先应该抓什么?今后,科研所的工作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总体要求是什么?思之再三,科研所的工作矛盾很多,但是,首先要抓住主要矛盾即主要问题。科研所眼下的主要矛盾和主要问题就是一个字“乱”,当务之急首先就是要治乱。当时,我反复思量,心中有数:一是总局领导非常重视和支持科研所的税收科研工作,已经配备了新的领导班子,现在就要看新的领导班子如何尽快打开局面了。二是科研所人员不多,当时也就20多个人,要治科研所的乱,不是特别困难的事,小菜一碟。主要因为,科研所科研人员个人的思想和想法虽然很多,但是科研工作相对来说比较单纯,没有行政权力和利益的纠纷和纠结。而且,自己有一种农家子弟的犟脾气,只要我认为正确的有意义的必须做的事,又是自己喜欢自己选择做的事,无论多么困难,也要咬紧牙关迎难而上,而且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要治乱,首先要有制度规范。有了各项规范的制度,领导班子成员带头践行规章制度,科研所的各项工作就会逐步走上正轨,并且就会有条不紊地进行。这样,科研工作及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会和谐,风气就会改变。科研工作和科研人员之间的关系和谐了,税收科研工作效率就会逐步提高,就会多出、快出税收科研成果。自己很快概括归纳的“规范、和谐、效率”的六字办所方针油然而生。当时心中十分高兴,而且有点得意,就把自己的工作思路与原来工作单位的同事和知心朋友分享,也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和赞赏。世界上许多事情都是客观形势逼出来的,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没有过不去的通天河。几年后,自己与税收科研系统的同志们开会聊天时,一直宣传和鼓吹一句“八有名言”,就是:有思路就有出路,有想法就有办法,有作为就有地位,有实力就有魅力。一个人是这样,一个家庭是这样,一个单位是这样,甚至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也是这样。我认为,这些带有哲理性的话语,今天也没有过时。
      1月9日,总局分管科研所的主管领导总经济师李永贵同志,在科研所会议室主持科研所新的领导班子与全体干部和研究人员见面会。我在见面会上的发言大概30分钟,主要说了两个意思:一是我一个人从国家体改委调到税收科研所工作,人生地不熟,本人所学专业不是税收学,从来也没有在税务系统工作,税收业务更加一窍不通,所以希望大家多帮助我,同心同德,共同合作把税收科研工作搞好。二是如何搞好税收科研工作?我认为,从税收科研所的实际情况出发,我们必须按照“规范、和谐、效率”三条原则和基本要求,才能逐步使税收科研工作走上正轨。后来,个人想把这三条原则定为“所训”,但是办公室的负责同志不赞成,认为别的研究所没有“所训”,而且“所训”有点像民国时期的味道,所以作罢。在管理学理论和著作方面,“规范”、“效率”原则和概念提得司空见惯,但是“和谐”原则和概念提的相对比较少。后来,我们国家提出和谐社会,“和谐”概念几乎普及了全国城市和乡村。这是一个偶然的巧合。

打印】 【关闭

 热点推荐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四):绍兴会议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之一)
· 一支精英荟萃的队伍
· 在那“上山下乡”的激情岁月……
· 他给家乡留记忆
· 在楞不平常的年头干上了税务
· 难忘的艰苦奋斗本色
· 护税见闻二则
 热点导读
· 税改以来我经历的那些事儿
· 护税见闻二则
· 在楞不平常的年头干上了税务
· 一份未发出文件的“述说”
· “种菜运动”度灾荒
· 一支精英荟萃的队伍
· 难忘的艰苦奋斗本色
· 从《管子》里寻找中国古典税收思想
 相关信息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五):武夷山论剑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四):绍兴会议
· 我的税收科研之路(之一)
· “文革”伊始的所见所闻
· 一支精英荟萃的队伍
· 在那“上山下乡”的激情岁月……
· 他给家乡留记忆
· 在楞不平常的年头干上了税务
-------------------------------------------------------------------------------------------------------------------------------------------------------------
版权所有:济南市税务学会 CopyRight 2009-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经七路6号 电话:0531-87037560 邮箱:jinanswxh@163.com
鲁ICP备10003153号 技术支持:秋阳策划